<noframes id="fzbrb">

      <address id="fzbrb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menuitem id="fzbr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<form id="fzbrb"></form><address id="fzbrb"><address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賀新郎·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

        時間:2018-02-06 11:49:53來源:<張元干推薦訪問:離別詩
        張元干   賀新郎·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

        夢繞神州路。
        悵秋風、連營畫角,故宮離黍。
        底事昆侖傾砥柱,九地黃流亂注。
        聚萬落千村狐兔。
        天意從來高難問,況人情老易悲難訴。
        更南浦,送君去。
        涼生岸柳催殘暑。
        耿斜河,疏星淡月,斷云微度。
        萬里江山知何處?回首對床夜語。
        雁不到,書成誰與?
        目盡青天懷今古,肯兒曹恩怨相爾汝!
        舉大白,聽《金縷》。

        【譯文及注釋】

        1、底事:言何事。
        2、昆侖傾砥柱:古人相信黃河源出昆侖山,《淮南子·地形訓》:“河水出昆侖東北陬”。傳說昆化山有銅柱,其高入天,稱為天柱。此以昆侖天柱,黃河砥柱,連類并書。
        3、九地黃流亂注:喻金兵的猖狂進攻。
        4、聚萬落千村狐兔:形象描寫中原經金兵鐵蹄踐踏后的荒涼景象。
        5、耿:明亮。
        6、大白:酒杯名。

        我輩夢魂經??M繞著未光復的祖國中原之路。在蕭瑟的秋風中,一方面,金兵營壘相連,軍號凄厲;另方面,故都汴京的皇宮寶殿已成廢墟,禾黍充斥,一片荒涼,真是令人惆悵呵!為什么黃河之源昆侖山的天柱和黃河的中流砥柱都崩潰了,黃河流域各地泛濫成災?如今,中原人民國破家亡,流離失所。人口密聚的萬落千村都變成了狐兔盤踞橫行之地。杜甫句云:“天意高難問,人情老易悲。”從來是天高難問其意。如今我與君都老了,也容易產生悲情,我們的悲情能向誰傾訴呢?我只能默默地相送到南浦。送君遠去!

        別后,我仍然會佇立江邊眺望,不忍離去。見柳枝隨風飄起,有些涼意,殘暑漸消。夜幕降臨,銀河橫亙高空,疏星淡月,斷云緩緩飄動。萬里江山,不知君今夜流落到何處?回憶過去與君對床夜語,暢談心事,情投意合,這情景已不可再得了。俗話說雁斷衡陽,君去的地方連大雁也飛不到,寫成了書信又有誰可以托付?我輩都是胸襟廣闊,高瞻遠矚之人,我們告別時,看的是整個天下,關注的是古今大事,豈肯像小兒女那樣只對彼此的恩恩怨怨關心?讓我們舉起酒杯來,聽我唱一支《金縷曲》,送君上路!

        【賞析】

        張元干,字仲宗,別號蘆川居士,長樂(在今福建?。┤?。他的詞,風格豪放,晚年所寫的兩首《賀新郎》,氣勢磅礴,悲涼慷慨。這是其中的一首。

          這首詞是送胡邦衡的。胡邦衡,名銓,是南宋朝廷中堅決的主戰派。在秦檜主持屈辱的和議時,他上書請斬秦檜,被貶官到福州做簽判(屬員)。和議成,再把他流放新州(今廣東省新興縣),加以管制的處分。他當時在做簽判,早已不做待制(朝廷的顧問官)了,題目里稱他為“待制”,是用他過去的官銜。張元干不顧當時主和派田強大壓力,特地寫這首《賀新郎》來給胡銓送行,在詞里對朝廷的妥協投降政策表示強烈不滿,對胡銓的遭遇表示了無限的同情。

          詞從國破家亡的現實寫起。“夢繞神州路”是說自己日夜思念北方國土,連做夢都在繞著上汴京的路上轉。“神州”本指中國,這里主要指被金人侵占的汴京。“悵秋風”以下三句寫自己夢中所見。當他夢里走向汴京時,被秋風引起了惆悵的感情。那里已是“連營畫角”,駐扎著金兵的各個軍營,吹起了此起彼伏的軍號聲。再看看汴京的宮殿已經荒廢了。“故宮離黍”是說以前蓋著宮殿的地方如今長滿了禾黍(大黃米一類植物)。這里寫他夢到汴京所見,也許是他真的做了這樣的夢,也許是他的想象,總之是寫出北宋滅亡、汴京荒蕪了。接下去就提出了問題。

          “底事昆侖傾砥柱”以下三句,就是問為什么北宋會滅亡的呢?接下去先不作回答,先描寫北宋滅亡、人民遭難的慘狀。因為什么緣故昆侖山崩塌,砥柱山傾倒,以致黃河泛濫成災,到處亂流呢?在這里,詞人用山崩地裂、洪水泛濫來比喻金兵滅亡北宋,把廣大人民置于水深火熱之中的歷史事實。洪水沖毀了家園,人們紛紛逃難,千萬個村莊成了狐貍和野兔的樂園。“底事”,什么事。“昆侖”、“砥柱”都是山名。昆侖山是黃河的發源地,砥柱山在黃河中。“九地”,也就是九州大地。“亂注”,到處亂流。“聚萬落千村狐兔”的“聚”字,突出了狐、兔之多,表現出人民遭受了嚴重的苦難。

          作者已用濃重的筆墨寫出了亡國之痛,至此便很自然地要問:這一切是怎么造成的?究竟是誰的過錯呢?在當時,這答案不能明白講出,所以,詞人只好借杜甫的“天意高難問,人情老易悲”兩句詩,來暗示亡國破家的罪責應該由最高統治者來承擔。“天意高難問”以下四句是說:天(比喻最高統治者)因為高高在上,所以它的心意很難問明白,人之常情是越到老年就越容易產生悲感,更何況今天在南浦送胡銓到新州去呢?“老易”,越老越容易。“悲難訴”,是說悲愁無法訴說得清楚。“南浦”,泛指送別的地方。“君”,指胡銓。這里從“天意高難問”,聯系到胡銓因反對屈辱和議而被流放,就婉轉地透露出南宋小朝廷走投降主義路線,造成茍安局面,無法收復失地。

          下片寫出了作者對胡銓的深厚友誼以及對他的慰勉。

          開頭四句是寫詞人送別胡銓時所看到的景致。“涼生岸柳催殘暑”點明季節,說明作者寫詞時,是在夏末秋初。涼風吹動岸邊的柳樹,仿佛在催著殘存的暑氣趕快退盡。天上,銀河明亮,星星稀疏,月亮清淡,不時有一兩片云彩輕輕遮住月亮,又忽然飛了過去。“耿斜河”是說銀河在夏夜顯得很清晰。“耿”是明亮的意思。“斜河”指夜深時銀河的方位已變得傾斜了。“斷云”,這里指小片的云。“微度”,輕輕地飄過去。這時詞人在想些什么?從“萬里江山知何處”到“書成誰與”幾句,就具體地寫出了作者所想的內容。胡銓流放新州,從此相隔萬里,再不知他究竟在什么地方?;叵胍郧?,兩人常常在夜里面對面躺在床上談心,而今后,傳書的大雁飛不到偏僻邊遠的新州,信寫成了,又該交給誰寄去呢?讀到這里,我們能不被作者對友人的深摯感情所感動嗎?“回首”,回想起。“書成誰與”,是說,寫好信,讓誰給送去呢?

          但是,作者并不到此為止,“目盡青天懷今古”以下兩句,便把詞的思想境界大大提高了一步。“目盡青天”是說詞人仰起頭來久久地凝視青天,仿佛要把它看透。“懷今古”是指追思古往今來的英雄人物。“兒曹恩怨相爾汝”出自唐朝詩人韓愈《聽穎師彈琴》詩:“昵昵兒女語,恩怨相爾汝。”這原是形容穎師的琴聲就象小孩子一忽兒埋怨、一忽兒又和好那樣。“兒曹”,即兒輩。“兒曹恩怨”指小孩兒之間一會兒要好,一會兒埋怨。“爾”和“汝”,都是“你”的意思,“相爾汝”是形容兩人講話時互相指著對方的那種樣子。“肯”是“哪里肯”的意思。這兩句借用韓愈的詩句而加以變化,意思是說張元干和胡銓在分手時能夠放眼天下,懷想古今,相互勉勵以英雄人物為榜樣,頑強地斗爭下去,而決不肯象小兒女似地為了朋友私情不忍分別。思怨在這里指交情。

          在詞的最后兩句作者以高昂的調子寫道:來,讓我們高高舉起酒杯(“大白”就是酒杯),聽我唱一曲豪壯的《金縷曲》(《賀新郎》的別名)來為你送行吧!這就把不肯屈服、堅持斗爭的精神推向了高潮,使這首詞產生了巨大的鼓舞人心的力量。相傳張元干因為寫了這首詞,也受到了革除功名的處罰,由此也可見它確實是刺痛了南宋當權者的。

        賀新郎·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相關的離別詩:

          無相關信息
        日本熟妇人妻xxxxxhd

        <noframes id="fzbrb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zbr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menuitem id="fzbr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fzbrb"></form><address id="fzbrb"><address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listing id="fzbrb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